鼎博蓝 连载——地下青春(7)

更新:2020-01-08 12:49:56浏览:2596

简介:晚上下班后,心里很烦乱,在路上闲逛了半个小时,差一点就上了公交车去找阿明。小林把灯打开后,又趴到了床上,脸朝下,不理我。阿明这才清醒过来。阿明叹了口气,说想去他工作的那个网吧上网,我便陪他去了。阿明本想上三个小时免费的网,可是,当他对收银员说开一台机时,收银员却要他的身份证。阿明无奈的笑了笑,出示了身份证,又押了10块钱,跟其他人无甚两样。

鼎博蓝 连载——地下青春(7)

鼎博蓝,早上醒来后,我跟阿明说了一声儿,又去阿峰那里拿了行李,然后就去了小倩工作的那家酒店,也是我面试好的那家酒店。

过去以后,我把行李放到宿舍里,简单的跟宿舍里的人闲聊了几句。他们都说这家酒店各方面的待遇都很不错。确实,光看宿舍环境就比较不错,像那种筒子楼,不过每个宿舍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和阳台,还有网线。我那个宿舍里,几乎每人都有一台笔记本电脑,没事就可以在床上玩电脑。玩的时候,在床上支一张简易桌子,不玩了,就把桌子折叠起来放在床头。除了宿舍环境不错,吃的也不错,起码有一个像样的员工食堂,刷一下工卡就能去吃饭,想吃自助餐一样,还有人专门给打饭,饭菜的样式也挺多,主食有米饭也有馒头,饭后还有汤点。这在餐饮行业里,算是很不错了。

酒店的装修也很富丽堂皇,大厅的环境也很干净明亮。

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我在这里上班可以常常看到小倩,虽然不能多说话,但是,一个眼神,一个微笑,即便她不理我,只是让我看见了她,我就感到很高兴了。

不过很可惜的是,就算这样不错的一份工作,我也只干了一天,就不想干了。原因有三个:

其一,在这里上班得穿皮鞋,我不太习惯。以前我很少穿皮鞋,但人家要求上班时必须穿皮鞋,没办法,只得穿,穿了一天下来,感觉很别扭,就像赶鸭子上架一样。还有,这双皮鞋是从店里领的,当时没有正合适的,就拿了一双小一号的,穿在脚上很紧巴。发鞋的大姐还说,“没事儿,穿两天,踩一踩,就好了。”可是我穿了一天就受不了了,尤其是左脚,几个脚趾头夹得生疼。

其二,下班前,经理找我们几个新人谈话。说别人时,都是夸赞和鼓励的话,到我这儿就来了个急转弯。经理说我这个人两眼无神,四肢无力,看起来很没精神。说一遍不够,还说了好几遍,好似生怕别人记不住一样。贬了我几句,又让我下班后去理发,剪个平头或寸头。

其三,宿舍的环境虽然不错,但是我去时只剩下门口的那个下铺,而我不想睡下铺。因为我平时有记日记的习惯,睡在下铺不太方便,也不好意思写,另外,光线也不太好。只这么一点,就抵过了之前我所说的那所有的优点。

晚上下班后,心里很烦乱,在路上闲逛了半个小时,差一点就上了公交车去找阿明。我想了许多,越想越矛盾,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又回了宿舍。

在宿舍里,我看着几个室友打打闹闹的,玩得很开心,而我的心里却感觉怪怪的,我很想跟他们聊聊天,却又什么都不想说,而他们也是自己玩自己的,完全不把我当回事儿。我感觉像是跳进了火坑一样,心里烧得慌,很想马上离开,但我只是想了想,并没有马上离开。

睡前在宿舍的独立卫生间洗了个澡,睡后在床上乱七八糟的做了许多梦,醒来后又忘了个一干二净。想起经理让我去理发的话,我就去了阿明那里,因为我对阿明这边比较熟悉。

到了阿明这边,我想先去理发,可看了看手机,还不到八点,想着还早,理发店可能还没开门,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转身就去了阿明的小屋。

其实我根本就不想理发,因为我理短发真的不怎么好看,因为我的头上有道小小的疤,是我上小学的时候逞能,从二层楼上摔下来,好了之后就留下一道疤。再者,虽然男生留短发看起来会更精神一点,但我却并不想像他们说的那么“有精神”,我也并不在乎我看起来有没有精神,我只在乎我的灵魂是否感到自由。

到了阿明的小屋,敲了敲门,里面没反应,等了一会儿,小林才起来给我开了门。屋里黑乎乎一片,我想去把开关弄好,可是试了好几下,都没有成功,小林又试了两下,屋里的灯泡才亮了起来。虽说灯泡亮了,但是,一个15瓦的白炽灯,也没多亮。小林把灯打开后,又趴到了床上,脸朝下,不理我。

阿明迷迷糊糊之中,听见我来,只轻轻的抬了抬眼皮,眼珠子都没露出来,只从眼缝里瞄了我一样,便翻了个身儿,又睡过去了。

我做到床沿上,往后一仰,顺势躺了下去。几分钟后,阿明才问我,“你啥情况?不上班啊?”

我使劲皱了皱眉,摇了摇头说,“不想干了。”

“咋了?才上了一天班就不想干了?”阿明这才清醒过来。

我说,“我不想理短发,他们偏要让我理短发。”

“哦,他们让你理短发啊?那你理个短发不就行了?”

“可是,你也知道,我理短发真的不怎么好看。”

“你别冤枉我啊,我可没见过你理短发是个什么样儿。”

我笑了,“也对,不过,我就是不想理短发。”

“那你打算咋办啊?”

“还能咋办?办离职呗!”我故作轻松,其实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

阿明叹了口气,说想去他工作的那个网吧上网,我便陪他去了。阿明本想上三个小时免费的网,可是,当他对收银员说开一台机时,收银员却要他的身份证。阿明笑问,“不是有三个小时免费上网吗?”

收银员淡淡的说,“新来的没有。”

阿明无奈的笑了笑,出示了身份证,又押了10块钱,跟其他人无甚两样。我不想上网,也没什么心思,忽然很想给家里打个电话,便走出了网吧,给家里打电话,母亲接了,问我有啥事,我就跟母亲说了我的想法,我说我想回家,然后去工地上打工。

母亲问我,“怎么了?”

我说,“我在这里不挣钱,还不如回家去工地上干活儿。”

母亲也知道这个情况,并不强烈的反对我,笑着说,“你想回就回来吧。”

本来就这样说好要回家了,可不知怎么我又说了一句,“如果我回家了,说媳妇可能就没那么好说了。”

母亲一听这话,态度立马就转了弯,“那你就别回来了,在外面先说个媳妇吧。”

我苦笑了一下,“你看,我还不如不说那一句呢,一说,你又不让我回去了。”

母亲便说开了,“那可不!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,说个媳妇才是大事儿,其他的都不太重要。先不说钱,钱再多,它也不会叫爹叫娘!你要是在北京那儿能说上媳妇儿,你们就别回来了,在北京租个小房子,成人家过日子,不也挺好的嘛。再说,你回来,回来在咱这儿,你也知道,咱家的条件不像别人家那么好,弟兄又多,你年龄也大了,说媳妇就不好说了。你别回来了,在北京那儿,能说个媳妇就说个媳妇吧。说个媳妇比啥都强!”

母亲说我的时候,我只有点头的份儿。快要结束通话时,母亲又说了一句,“你想做什么,你自己拿主意吧,回来也好,不回来也好,你自己决定。”

我为母亲的这句话而感到由衷的高兴,真的,母亲说出这样的话,对我来说,是再好不过了,因为我从小到大,几乎都是母亲替我拿主意,替我做决定。母亲让我自己拿主意,我反倒有些不习惯,不过,我是真的感到很高兴。

跟母亲打完电话,我又回到网吧,坐在阿明的旁边,仰躺在椅子上,闭着眼睛,心里有点乱,一团乱麻,理也理不出个头绪。想了好久,在干或者不干的问题上,也没想出个答案来。最后,时间帮我做出了选择。

11点钟的时候,我的那个领班给我打来电话,“喂,你在哪儿?怎么还不来上班啊?再不来就该旷工了。”

我突然很轻松的笑了,说,“我不上班了。”

领班有点吃惊的问,“不上班?那你干啥去?”

我淡淡的说,“我不干了。”

“哦,这样啊!那,那你就去办离职吧。”

“办离职?干了一天也得办离职吗?”

“要啊,不办离职,你宿舍的东西拿不出去的。”

“哦,那好吧,我下午过去办离职。”

刚挂了电话,阿明就笑着对我说,“你行啊,那么好的一份工作,干了一天就不想干了。”

我无奈的笑了笑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过了一会儿,快12点时,阿明要上班了,卡里还有两块钱,就让我接着玩。我不玩游戏,上机后直接登陆了qq,然后不由自主的就点开了小倩的qq空间。看到她前几天刚转发的一篇文章,题目是《爱她就祝福她》,便点开看了看。看完才发现,小倩为这篇文章配了一首歌,是周传雄的《蓝色土耳其》,我点了播放键。

当熟悉的旋律想起时,眼前便出现了一幅美丽的画面,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那种美好的感觉里。当时我曾喜欢了这首歌很长的时间。

我不玩游戏,也不想聊天,只是干坐着,一遍又一遍的听着那首歌,听了不知道有几遍,到卡里没了钱,才自动下了机。

中午1点钟的时候,我跟阿明告了别,乘公交车去了我的宿舍。这时手机没电了,就给手机充上了电。感觉有点累,就想躺下睡一会儿,也睡不着,只是闭着眼。

一个多小时后,赶上了消防演习,来了一帮穿消防服的保安,警报一响,便把我们从宿舍里轰了出去。来到宿舍楼前的空地上,公司的员工都自动集合了起来,一个部门站了一列。本来我也想去的,可一想我已经不打算干了,也已经旷工了,就没必要和他们站在一起了吧。于是,我在他们后边找了个靠墙的位置,站着,看着。

这个时候,小倩应是午休的时间,我就给她发了一条短信:下班了吗?

很快,小倩会说:嗯,睡觉呢,你没上班啊?

我很干脆,说:没有,我不干了,是不是很意外啊?

我的信息发的太干脆,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因为人家那么好心好意的帮我,而我呢,对人家介绍的工作只干了一天就不干了,感觉太对不起她了,于是,没等她回信息,我就拨了她的电话,只响了一下她就接了,她的声音不是很高,问我,“为什么不干了?”

我笑着说,“不太适合这里的环境,所以……那个,我觉得挺对不住你的。”

小倩倒是挺大度,“哎呀,没事儿,你不干了是你自己的事,你觉得什么合适你就去干什么吧,没关系的。”

小倩的声音很低,我能听出她是有点失望的,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沉默了一阵才说,“你现在能出来见个面吗?”

小倩说,“我在睡觉,有点累,要不明天吧,明天我休息。”

我笑着说,“那好吧。”然后等着她挂了电话。虽然打电话的时候我是带着笑意说的,但是沉默的时候,我的心里很痛很痛,只是我不愿意把内心的痛那么轻易的用语言表达出来。

我这个人,有时并不在乎别人对我的好,但若有人真的对我好,我也会在心里非常非常的感激。

和小倩打完电话,我便去人事部办理离职手续。接待我的,还是原来为我办理入职的那位小姐。他一听我要办离职,立时就愣住了,瞪着两只小眼睛不相信似的看着我,过了好几秒钟才问我,“你不是前天刚办了入职吗?怎么就不干了?”

我无意与她纠缠,就说,“可能不太适应吧,离职手续怎么办?”

她也没多问,许是见多了这种情况吧,直接就给我拿了一张离职申请表,告诉我该怎么填,我按她说的填好后,她看了看,接着就带我去找领导签字,和办入职时一样,找了三个领导。签字时,那些领导也没多问,甚至有两个连看也没看就签了字,那另一个看了我一眼的,也只是白了我一眼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想来,他们也早就习惯了吧。

办好离职手续,我回到宿舍,收拾好行李。快5点钟时,给阿明打电话。

“阿明,我要暂住你那儿一阵子。”

“行啊,你啥时候过来?”

“我一会儿就过去了。”

“行,你过来吧,小林在家呢。”

挂了电话,我拖着行李往阿明那儿走,在公交车上,我突然想笑:想想这份工作,可真够短的,前天面试入职,昨天上班一天,今天离职走人,短短三天的时间,却完整的走完了一套流程,只是一分钱工资都没有拿到。笑罢,又觉得有点可惜,因为说实话,这份工作与我以往的工作相比,算是最好的了。又想,可能也正是因为它太好了,我一时还不适应吧。不知怎么,我忽然想到了老家一位老嫂子骂我的那句话,说我是“狗肉不上桌”,或许,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吧。

来到阿明的小屋,小林在床上玩游戏,见我把行李箱往里一放,他才有点吃惊的问,“你,怎么回事啊?”

我笑说,“没事啊,挺好的。”

“你不是昨天就上班了吗?”

“辞了。”

“这么快?!”

“嗯,”想想小林,他也有一段日子没有工作了,就问他,“你,你有啥打算?”

“我?”小林皱了一下眉头,笑着说,“我没啥打算,身份证丢了,也不能找工作,现在也没有多少钱了,过两天,我给我爸打个电话,让他给我打点钱来,然后我就准备回家。”

“回家?”

“那不回家咋办?总得回去办个身份证吧。”

“那倒也是,出门在外,没有身份证还真不行。”

小林点点头,又玩他的游戏了。我躺在床上,想这想那,想东想西,杂七杂八的想了许多,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,我一住,就是十五个月之多……

这是一部关于北漂的小长篇,写于2013年春天。不励志,不热血,甚至谈不上成长,只不过是我的青春时期的一些生活经历。本不值得拿给人看,但在青春将逝之前,还是想着记写下来,留作青春的纪念。
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

文/路雨飞飞(简书作者)

(本文经原作者同意转载)

安静分享,感谢评阅!

新濠锋在线娱乐网站

推荐新闻

热门新闻

最新新闻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etefaghnews.com 骏景官方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